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轻云淡 的博客

 
 
 

日志

 
 

我的白菜心一样的卷发  

2017-09-07 09:47:06|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家鲍德里亚说,现代社会,美丽之于女性,变成了宗教式的命令。

深处这个社会,人人都是颜控。在这样的鞭策下,我准备去新烫个头发,说不定,一个个卷儿能将我的魅力指数一下子飙升到两颗星。

这天在外面开完会才下午3点不到,同去的老大征求我意见:我久不锻炼,待会我们不坐车,走回去如何?

我已经盘算好,今天是个烫发的好机会。既然是外出开会,就不能算是早退。于是带着歉意笑说,今天穿了高跟鞋,不方便走那么长的路。我还特别心虚地补充说,待会要到各室走走,跟上级领导联络一下感情。

坐上出租车,我给烨电话,如果她这会儿有空的话,陪我去烫个发。

才一会,单位的司机就来了电话,说已经接到老大了,问我在哪,要不要接了我一起回去。我是个实诚人,这会儿也只得睁眼说瞎话,说我还在某部门,让他们先回。

放下电话,终于松了一口气,今天不必那么晚回家了。烫发的过程很折磨人,没个三五个小时好不了。

烨已经在金阳光门口等我,她领着我径直走到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面前,向他说明了来意。我抬眼一瞧,这位与那些将头发染成七彩颜色,发型前卫怪异的发型师不太一样。至少,他看起来清爽帅气,是个正常人。

以前烫发,基本都是我伸手在一众美女图片中一点,就是她!于我,“头己所好”,于他,“投其所好”。今天是个例外,烫成啥样,由他这个店长说了算。

本来冗长无聊的烫发过程因烨的陪伴而变得分外愉快,约好烫发后一起吃的晚饭,因为我的头发过于顽固,长时间不肯软化而泡汤,在吃过她为我买的晚饭之后,我将她赶回了家。

晚上九点多钟,烫发终于进入到了最后一道程序——上定型剂。发型师将此活交给了一直在旁边给他打下手的徒弟。洗完头发,我看到镜中的自己,头发湿漉漉地垂在肩上,清汤寡面与烫前并无二致,不由得纳闷:说好的卷发呢?

发型师正准备给我吹发,一看也很诧异,脑子一个激灵,让徒弟把之前给我上的定型剂拿来给他看。这一看气得他七窍生烟,徒弟错将还原剂当成了定型剂。

我烫发前前后后总共花了五个多小时,坐得我腰酸背痛,好不容易熬到烫完,却因为小徒弟的失误而前功尽弃。那定型剂如同让白素贞显形的雄黄酒,只是,将我打回原形的不是老奸巨猾的法海,而是一乳臭未干的小子。

那个之前跟我聊得挺欢的臭小子知道自己闯了祸立马跑得无影无踪。

发型师的口气软得像一个在凶悍蛮横的婆婆面前低眉顺眼的小媳妇:这事肯定是我们的责任,我给你重新烫,你现在的发质只要十来分钟就能软化,烫完我送你回家。

发型师说,如果他是我一个人带的徒弟,早一脚踹上去了。然后又替他说软话装可怜。

我还能说什么?

卢梭说,人不必吃了苦才能当诗人。但许多爱美的女星,都是吃了苦再变美的,有的甚至挨了刀吃了苦也没能变美。我想,捱过这苦,我的头发就变美了。就像大白菜,捱过初霜才有可能抽出又甜又嫩打着卷儿的心。

回到家里我对镜一瞧,头发微卷,果然像极了白菜心。


我的白菜心一样的卷发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我的白菜心一样的卷发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我的白菜心一样的卷发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我的白菜心一样的卷发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89)|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