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轻云淡 的博客

因为看轻,所以快乐;因为看淡,所以幸福。

 
 
 

日志

 
 

寻觅十八岁  

2013-07-01 16:31:03|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觅十八岁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嫉妒与猜忌

卫一直是班里女生们羡慕的对象,她不仅长得好,而且成绩也好,还是班长,所以,她看人的眼神一直是高傲的,走起路来,总是将头颅高高昂起,本来个子很高的她,看起来更高了。

在班里,我连个生活委员都没混上。不就是成绩差了点嘛,别的,我自认为不比谁差,所以并不自惭形秽。

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卫,就是想在我们中间树个榜样做个示范的。这个时候的她,总是了然于胸,从容不迫,照例将下巴抬得高高的,小嘴“吧嗒吧嗒”着连贯地蹦出一串准确的回答,令我们望而兴叹。

老师大概想找个反面典型吧,还喜欢向我提问。我急促着站起身来,脸憋得通红。这时候就有压得低低的声音传过来提示我,而且不止是一个声音。可恨的是,有时候我明明会的,也有七嘴八舌的声音将答案说出来,好像我是个傻子,什么都不会。

我是个死要面子的人。这个时候,我就恨不得手里有一块板砖,将他们拍晕过去。

这样的情形,被老师看出了端倪,到后来也就懒得再提问我了。

那个年纪,喜欢玩一些小清新的文字游戏,好比现在刷微博,藉以释放自己种种细微的诗意。有一次我写的小诗被我的同桌、学习委员岚看见,就在同学中嚷嚷并传阅开了。等那张几乎烂了的纸重新回到我手中时,我发现,那首诗,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

是卫改的。我当时就绿了脸。她以为她是谁呢?我既没有请教她,也没有投稿的打算,她凭什么给我修改?想显示她的不凡,还是在嘲笑我的无能?

我把那张纸揉碎了,把它扔进了废纸篓。

                                                      冲动与迷茫

十八岁,娇嫩如一朵花蕾,含苞在稚气的季节,偶尔暗恋别人,也被别人暗恋。

卫还没学会骑自行车,刚说想学,暗恋她已久的祥就自告奋勇屁颠屁颠地充当起了她的教练兼护花使者。课间的操场上,总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她跌倒了,就见他着急忙慌地扶她起来,一脸的歉意。

春暖花开时,卫、岚、我和另一个叫婷的女生悄悄约定,周末去苏州香雪海玩。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有三个男生加入了我们春游的队伍,其中就有祥。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既然他们俩还没捅破这层窗户纸,我们就只当什么也不知道。

清晨,我们一行7人,兴高采烈地踏上了从无锡开往苏州的列车。初春的光福香雪海梅花竞相开放,舒展着娇艳的姿色,我们四个女生穿着土不拉几的衣服,头戴千篇一律的遮阳帽,对着傻瓜相机的镜头,露出傻乎乎的笑容。晚上,我们几个住在婷的姨妈家里,四个女生睡在一张地铺上,说着悄悄话,到凌晨2点还叽叽呱呱兴奋得睡不着觉。

苏州去了,卫骑车学会了,祥也跌入了情网。

那样的年纪,那么敏感的话题,芝麻大的事情也会被放大成西瓜一样的大,班里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了祥喜欢卫。

一天,我们刚吃过饭回到教室,就见卫伏在课桌上啜泣,肩膀一耸一耸的。那样子,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谁也劝不住。

卫压根儿是瞧不上祥的。假如祥既优秀又帅气,能让卫心如鹿撞,暗生情愫,即便她不投桃报李,至少不会这般小题大做作委屈状。祥就是一株平凡普通的小草,这样的小草连衬托卫这朵娇艳的花儿都不够格。于是,卫就有了千般不愿,万般委屈,遂将那一腔的无辜无奈一股脑儿随眼泪迸发了出来。

我劝她说,本来你俩啥事也没有,被你这么一闹腾,没事也变成有事了。他喜欢你那是他的事,喜不喜欢他是你的事。既然你不喜欢,根本不用理睬。

我的话她听进去了。她将眼泪一抹说,你真成熟。

切,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个恋爱高手似的。

                                                   梦想与希望

那个年纪,谁没有梦想?谁没有被青春撩拨过闷骚的情怀?

 岚这点就比我和卫强。她相貌不佳,却敢说敢爱,虽然抛出的绣球人家没有回应,但好歹她向他表明了心迹。不像我和卫,心里喜欢谁宁可带进棺材,也不愿意说出来丢人现眼。

我的梦想,说出来很没面子,也忒没出息,跟小时候作文里写的当个医生老师科学家之类的简直南辕北辙大相径庭:混个大专文凭,进大型国营企业,当个接线员播音员描图员图书管理员什么的,工作轻松,收入稳定,然后找个人把自己嫁了。那个人对全世界的女人都不好,独独宠我。

我的梦想,就像一粒种子,种在了心的土壤里,虽然芽儿不那么茁壮,但好歹萌发了。

婷以一种见多识广的口吻说,人都是拗不过命的。于是我们几个就被心眼活泛的婷怂恿着去看手相算命。

看手相的执着我的手,轻描淡写地说,你这辈子要开两次刀。天哪,开刀,这得是多重的病哪?!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这身子骨是否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我看到看手相的人神秘地笑着跟婷低语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见婷尴尬着一张脸,任凭我怎么问她也不说,坚贞不屈跟江姐似的。后来,耳尖的芳将听到的偷偷告诉了我,看相的说婷性欲很强。

毕业分手后,与婷不再有联系,据说她先是做了会计,后来与妹妹合伙开了酒吧,莺歌燕舞,风生水起,似乎印证了看相人的预言。至于我嘛,也被那个长着一张乌鸦嘴的臭男人不幸言中。

与婷和岚,早已不联系。倒是我与卫,从有隔阂生猜忌闹别扭,到现在的铁杆姐妹,几十年从来没有分开过。为啥,说白了,我们就是一路货色。

总想乘着时光回去,但被改变的太多,就如我的凡胎肉身,已经被划拉了两刀,终是回不去了。

 

寻觅十八岁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婷、岚、卫和我

 

寻觅十八岁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那时的眼神竟有这般温和 寻觅十八岁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62)| 评论(1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