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轻云淡 的博客

因为看轻,所以快乐;因为看淡,所以幸福。

 
 
 

日志

 
 

我丢失的“发小”  

2013-04-16 13:49:24|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几乎都有搬家的经历,每一次搬家,就是记忆和情感地点的变动,对孩子而言,意味着会丢失一些玩伴。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城市里的孩子,已经没有发小。

我有发小,可是我已经与她们失去联系,把她们彻底丢失。

我与两个同性同龄同姓的朋友玩得最好,在我记忆里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一个叫朱文莉。那是一个瘦高个的漂亮女孩,她的爸爸那辈是属于支内的老上海人,几千人浩浩荡荡从上海到安微贵池,建立起一个家属区,在那里安家落户。每年寒暑假,她就会被爸妈送到无锡的外婆家来。

她的外婆家与我家门对门。我的祖父辈与她的外祖父辈彼此有成见和隔阂,虽不至于视为仇家,却也老死不相往来。对八、九岁的孩子而言,大人的嘱咐实在抵不过两个同龄孩子之间的吸引。每一次,都是她先鬼鬼祟祟地来我家找我,而后,我也偷偷摸摸地去她家。现在想来,那样的鬼鬼祟祟和偷偷摸摸哪能躲得过大人的眼睛,只不过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她讲一口标准的上海话,说话时,大眼睛看着我,长睫毛扑闪扑闪的,十分可爱。暑假时,她会拿着她爸妈从安微贵池寄来的信给我看。内容大抵是,千万不要去河里玩耍。

我丢失的“发小” - 风轻云淡 - 风轻云淡 的博客

 我家沿河而居,开窗就见清澈的小河。暑假里,小伙伴们经常在河里嬉水,摸螺蛳,捉小鱼小虾,令我们十分眼馋。大人们总是很怕我们下水,因为每年暑假,总会有孩子在这条河里溺水而亡。但我们从来都是把大人的话当耳旁风,千方百计溜出去,在小河里尽情地嬉耍,享受惬意的清凉。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我们上初中,虽然每年待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我们合意投缘,不分彼此。只是,我和她没有后来。我们之间的结束,始于她外公外婆的去世。之后,她再也没有回来。

      另一个叫朱利一。我住街头,她住巷尾。嘴唇薄薄鼻子尖尖的她留一头短发,像跟班一样地跟着我。每次去上学,她都来我家等我。

她是一个馋嘴女孩,喜欢吃零食。那时,爸妈能给的零钱十分有限,她就把她妈妈给她理发的钱买零嘴吃,然后拿起剪刀,对着镜子给自己理发,显然,那头发像被狗啃了似的难看。那一次她妈妈勃然大怒,朱利一被吃了几个“毛栗子”。

有一次,我被她怂恿去郊外的桑葚田采桑葚吃,正吃得嘴唇发黑酣畅淋漓着,我突然看见一条蛇盘踞在一棵树根下,顿时吓得我魂飞魄散,撒腿就跑。回到家里还惊魄未定,心有余悸,那情境仿佛昨日,历历在目。

朱利一的妈妈是个癞痢,但她从不戴帽子,任由几根稀疏的头发在光秃秃的头顶飘拂。我去她家做作业,朱利一总是写一会儿字就要停下来找吃的,她妈妈就夸我,不停地数落她。

 从她家里出来,要经过一个黑咕隆咚的长长的过道,她妈妈总是拿个手电,将我送出门外。一次遇到雷雨天气,她妈妈让我住下,自己拿个手电就出门,她要去我家跟我奶奶说一声。

半夜,我被一声惊雷吓醒,借着闪电的亮光,看见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她妈妈正在往我和朱利一身上盖被子。她是那样的慈眉善目,不仅不丑,而且给人一种亲切的美感。

那一年初中毕业考试一结束,我就去了外地我妈妈那里过暑假,甚至错过了与同学们最后的合影。等我回去时,朱利一已经搬家,她没来找我。或许她来过,我不在家。

我和她们,已经失散了三十几年,但在内心深处,我从未将她们丢失过。忆起与她们的那些陈年的情谊,内心仍是那么温暖、踏实。

  评论这张
 
阅读(1007)| 评论(8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